北京(市)植物园
北京(市)植物园
缩写代码:BBG
131用户参与  23545图片  5069次采集  0植株标记  689物候信息

北京植物园植物专家和濒危植物的故事


时间:2013/8/7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 点击次数:14615

    温室是植物园王冠上的明珠,也是植物园水平的标志之一。

在北京植物园的温室内就有世界上三大温室旗舰种植物——世界上最大的种子海椰子;世界上最长寿的叶子千岁兰;世界上最高的不分枝花序巨魔芋。

而在室外和后台生产园,还有神奇的马褂木、神秘的瓦勒迈杉和神话般的水杉。

这些奇花异木的发现、命名以及培育和保护背后,都有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

获赠恐龙植物

瓦勒迈杉(松):

极濒危植物,原产澳洲悉尼;

现北京植物园只有1棵,高40厘米;

展出位置:后台区未展出

郭翎:瓦勒迈杉的发现是个极偶然的事儿。因为近百年来,在城市的边缘发现新物种的几率几近于零。所以谁也没有想到,在悉尼的附近会找到什么。1994年秋的一天,植物学家大卫·诺柏,在悉尼北150公里的黑山,也就是瓦勒迈国家公园温带雨林搜集植物,在从一个几十米高的山崖下到山谷中时,惊奇地发现了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植物,他采集了树叶标本,拿回去鉴定,并对化石进行了比对。认定这是南洋杉科的一个新品种。

1996年,我到巴黎植物园考察,看到园门口一组恐龙的塑旁有一个大铁笼子,笼子里罩着一棵“小松树”。我很奇怪,走到跟前,一看说明才知道,这是恐龙时代的植物——瓦勒迈杉。1999年,我和园里的刘东燕到悉尼考察,特意来到黑山的瓦勒迈国家公园温带雨林。看到山谷里有一片瓦勒迈松林,高大的有十几米高,小的树苗只有十几厘米。当提出引进一棵瓦勒迈杉的要求时,公园的负责人说,10年以后吧!

2006年,我们的同行、一对美国夫妻,赠送给我们一棵瓦勒迈松。现在仍放在后台区的生产园内,因为生长得很慢,一直也没有达到观赏的效果。目前,园内正设法引入一棵较为成熟的瓦勒迈杉,希望能让市民尽快看到这种与恐龙齐名的植物。

郭翎,博士学位,教授级高工,北京市园林学会理事,北京园林学会植物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风景园林学会会员。

寻找国礼植物

海椰子:极濒危植物,原产塞舌尔

现北京植物园有4棵

展出位置,大温室中央

张佐双:上世纪末,我们陆续收集了千岁兰和巨魔芋,但海椰子很难收集到,因为它生存空间很小,世界上只有塞舌尔有,而且只产在普拉兰岛及库瑞岛两个岛上。

据说,海椰子一年只产2000多个种子。我国的各大植物园都想尽办法寻找海椰子,哪怕是找到一个种子的标本也行,可这都成了植物学者们的“妄想”。

北京植物园也不例外,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寻找海椰子,也曾试探着向塞舌尔政府购买,但都被拒绝了。

2001年机会来了。一位在中央工作的老领导来植物园视察时,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就把需要引入海椰子的想法说了。没过多久,外交部来电通知,尽快派人一同前往塞舌尔洽谈引进海椰子的事宜。塞舌尔一行,我们一共四人,国家科委和北京市科委的各一名工作人员,加上我和园内的一名技术人员。到达塞舌尔后,驻塞的中国商务参赞接上我们到达驻地,放下行李,就去了当地的植物园看看真正的海椰子是什么样。

塞舌尔的植物园隶属环保部。第二天,塞舌尔的环保部主管副部长在家里宴请了我们,这位副部长很喜欢海椰子,家里放了很多海椰子的标本。他取出一只海椰子说,这是他家里最大的标本,并让我抱着它照了相。随后他说,中方已与塞方沟通好,塞方赠送北京植物园5枚种子,作为双方合作实验之用。条件是这些种子以及后代不得转让和买卖,实验成果双方共享,我们还签署了正式的协议。

5枚种子带回北京后,进行了育种培育,还发了芽。巧的是,当年赠送海椰子的那位塞舌尔环保部副部长,又调任了该国卫生部部长。2003年,他到北京开会,特意到北京植物园看他当年赠送的海椰子。当看到当年的种子已长成了几十厘米高的小树,这位部长非常高兴。

张佐双,北京植物园顾问、原园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植物学会植物园分会理事长等,从业40余年。

趣闻:

曾被叫海底椰子

海椰子曾叫海底椰,这是为什么呢?1519年,马尔代夫的渔民出海时,发现西印度洋上漂着几颗形状像椰子的果实。渔民们以为是海里什么植物结的果,便取名“海底椰”。 1743年,人们发现塞舌尔群岛的海椰子树,才知道海底椰原来是生长在陆地上。

海椰子还是殉情树

这种树雌雄异株,一高一低相对而立,合抱或并排生长。有趣的是如果雌雄中一株被砍,另一株便会“殉情”枯死,因此塞舌尔居民称它们为“爱情之树”。更奇特的是,海椰子树不仅树分雌雄,果实也有雌雄之分。雄的花序近似男人的生殖器;雌的果实呈椭圆状,近似女人的臀部。雄树高大,雌树娇小,生长速度都极为缓慢,从幼株到成年需要25年的时间。雄树每次只有一个花序,长1米有余。雌株的花朵要在受粉两年后才能结出小果实,待果实成熟又得等上七八年。

巧得特有植物

中国马褂木:

濒危植物,原产中国;

现北京植物园繁育成功;

展出位置:宿根花卉园

温室西侧等处

张佐双:中国的马褂木不耐寒,而北美的马褂木却不怕冷。南京林大的叶培忠老先生把中国的马褂木与北美的马褂木进行了杂交,寻找北方地区实验推广。

1975年的秋天,我跟张继和到南京收集植物,住在南京林学院附近的宾馆。但我们并不认识叶培忠。巧的是东北林业大学的杨校长也住在这个宾馆,当天晚上,叶老到宾馆看杨校长,在登记本上无意看到了北京植物园有人住在这里。叶老按照房间号来敲门。我打开房间,只见一个老人穿着一身蓝裤褂,裤腿向上挽起。脚下穿了一双军用绿的球鞋,已露了两个脚指头。老人自报家门:我是叶培忠,你们哪位是北京植物园来的。叶培忠,这个名字在植物界是如雷贯耳。我连忙说,我们都是,并把老先生请到了屋里。叶老说,我杂交了中美的马褂木F1代,你们可不可以在北京做个实验。我们一听,当然乐得不得了。叶老说,我可以送给你们10棵,但到北京,请你代我给两个人问好。一个是汪菊渊,一个是沈俊。

这10棵马褂木,运回北京后当年就进行了嫁接。经过近40年的培育,现在已推广到北京的街道上。

北京的奥运场馆、朝阳区的部分街区,现在都能看到马褂木。其中一大部分是北京植物园繁育的后代。回想当年得到马褂木,还真是个天赐的机缘,更感谢南京林大的叶培忠老先生。

趣闻:

马褂木是植物中的避雷针

当年叶培忠老先生送给北京植物园的10棵马褂木,现在还有9棵完好无缺。但其中最大的一棵已于去年6月被十几万伏雷电劈中,全身的树皮被震碎,最远的一块树皮崩出了100多米远。当时这棵树就死了。

在自然界,马褂木被雷劈是很寻常的事,它有植物避雷针的说法。因为它长得很高,所以经常会吸引雷电。前两年,我到南京开会,看到明孝陵的一棵北美马褂木也被雷劈了,所幸的是,它只被削掉了一小块皮。而这棵马褂木,是上世纪初最早进入中国的北美马褂木。

编辑:张璋 发布时间:2013/8/7 9:09:33